信息详情

失独老人养老问题引关注 发动多方力量让爱暖其心-kb88凯时

发布日期:2016-02-24 点击:1609
去年天津滨海新区重特大安全事件中牺牲的消防战士蔡家远43岁的母亲已经成功通过试管再孕。能在只有5%--8%成功几率下实现再孕,是一种奇迹,能用这样的方式“找回”儿子,英雄的母亲是幸运的。可那些已经失去再生育能力的失独家庭,在经历了“老来丧子”的人生大悲后,内心是极度痛苦和煎熬的。根据2010年统计,中国大陆母亲年龄在49周岁以上的失独家庭已有百万,每年新增7.6万。据有关专家估计,到2050年,失独家庭累计可能达到超过1000万个以上,失独父母多达2000万人。在中华民族传统的“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的观念影响下,失独老人的养老问题该由谁来承担?失独老人的精神世界我们应该给予怎样的关怀?

失独老人问题

国务院在《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已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将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持的养老体系。长期关注失独家庭的人士表示,我们当前应积极探索失独老人养老的保障问题,当然失独家庭的养老问题,也需要依靠国家整体养老事业的发展和进步。

北京:“代理儿女”服务失独老人

现在,机构养老已经成为老年人较为青睐的一种方式。然而,由于在入住养老机构期间可能会突发一些紧急情况,比如突发急病住院、医疗费用超支等问题,老年人在入住养老机构时需要有担保人签字才可以入住。这样的要求对于失独家庭而言,会因为缺少担保人而很难入住养老机构。

2015年7月,北京市发布了《特殊家庭老年人通过代理服务入住养老机构实施办法》。其中规定,失独、丁克等无子女的老人在入住养老院时,如果没有亲属签字担保,可免费委托代理机构进行。北京市民政局采取购买服务的形式,面向社会公开招标,最终选定英硕扶老公益基金会作为北京市特殊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代理服务机构。

今年1月,北京市正式启动特殊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项目。由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成立的英硕扶老公益基金会作为老人的担保方,代行儿女之责,办理入住养老院一切事宜;老人入住养老院后,一旦重病,需医院急救时,基金会负责代办住院手续、手术签字等一切事宜。此外,该基金会还可以接受老人的授权,代理财产管理、维权等事务。

广州:设立“失独养老专区”,让失独不孤

去年,广州首次设立“失独养老专区”,“失独专区”设立在全新落成并即将投入使用的广州市老人院“慈心楼”内。老人院副院长刘联琦介绍,失独老人专区位于慈心楼5楼,共有25个房间,每间房提供2张床位,共50张床位。记者在专区看到,每个房间都有阳台、电视、空调、衣柜等设备。每层楼都设有护士站以及公共厨房,为有煲老火汤习惯的“老广”提供非明火的烹饪条件。

只要年满60岁的本地户籍老年人,都可以通过网上轮候系统进行申请,而失独老人已被纳入“优先轮候通道”,如递交申请可以提前安排轮候入院。除了居住环境和入住申请外,老人院的收费也成为不少失独老人关注的问题。从广州市老人院了解到,目前根据规定,除特殊保障对象入住免予缴费外,优先轮候和普通轮候对象都需要按照市物价部门核定的收费项目和标准进行缴费,而医疗费用则按实际支出缴纳。

东莞:推出“暖心行动”项目关爱失独老人

据调查统计,莞城街道和大朗镇共有失独老人55户、86人。为关爱东莞市失独老人,近期,东莞市蓝天关怀公益服务中心推出“暖心行动——东莞失独家庭关爱计划”项目。项目筹款目标为25380元,主要为东莞莞城、大朗的55户失独老人家庭购买“暖心服务包”,捐赠保暖手套、血压计、血糖仪、暖心服务手册等爱心物资,还为60岁以上老人家庭提供防摔倒改造服务。

通过“暖心服务包”,为失独老人提供实用的物质帮助与关怀。同时,“暖心大礼包”不仅是项目的资源链接,更多是寓意着社会人士对他们的关怀,可促使他们打开对社会封闭的内心;亦能引起社会关注失独老人群体,不因为失独老人的沉默而忽视他们。他们和其他弱势群体一样,同样渴望社会的帮助和关爱。项目方将通过“暖心行动”服务,提升失独老人的生活质量,让失独老人不失爱,安度晚年生活。

笔者小记

通过最近几年媒体的报道,失独老人得到多方的关注。在智慧养老不断出现的同时,应用智慧手段帮助失独老人不失为一种更为现代的方式:通过智能摄像头,和不在一起的朋友、亲戚聊天,护工也能通过智能监控实时掌握失独老人在家里的情况;可以简单操控的智能门禁系统,为行动不便的失独老人方便开启家门;防走失智能手表,将失独老人出门后的信息掌握定位得一清二楚。

虽然现在,针对失独家庭的专门的政策和法律尚未出台;对失独家庭的研究虽有众多尝试但还不够深入,很多仅局限于表层。不过笔者相信,通过综合地深入分析失独家庭的特点,比较它们之间的相同点和差异,对于提出综合性更强的政策性建议是有益的。当然,解决失独家庭包括养老在内的问题,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为他们提供保障;还要动员社会力量,加大对他们的关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让失独家庭老有所依、老有所养。